高雄援交,高雄茶莊,高雄外約,高雄魚訊,高雄茶訊,阿杰茶報


高雄援交,高雄茶莊,高雄外約,高雄魚訊,高雄茶訊,阿杰茶報

瞧著這艘水下巨無霸,李歡感覺有點誇張,不會吧?該不會讓自己乘坐這玩意兒出去吧?
「不錯,就是這艘潛艇帶你出去。」陳夢瞧出了李歡眼裡的疑惑。
外出執行任務的交通工具居然是核潛艇,對此,李歡事先並不知道,他曾經想到過飛機、輪船,就是沒有想到會是這玩意兒,這也是他以前執行任務時從沒有過的待遇。
「那……就再見了……」乘坐核潛艇,李歡心裡不是很介意。
陳夢輕輕的「嗯」了一聲:「首要目標你已經熟記在心了吧?」瞧著李歡還有點睡眼惺忪的模樣,陳夢心裡老大不放心。
「放心吧……記得很清楚。」李歡嗡聲嗡氣,心裡微覺陳夢囉嗦,就這目標名單,這丫頭在總參部的時候只差沒讓他每天研究10遍。
「那好,祝你一路順風。」陳夢伸出了玉手,對執行危險任務的搭檔,她表示出應有的禮儀。
「……謝謝。」李歡迫不及待握住了陳夢的玉手,這一親芳澤的機會可不是什麼時候都有的。
「喂……你夠了啊。」握得太結實,陳夢抽了幾次都沒抽出手來,美麗的臉蛋有了絲慍色。
「要不再來個離別的擁抱?」李歡嬉皮笑臉的鬆開了溫潤的小手,很大方的伸開了臂膀,幾日裡的相處,他已經習慣跟這名美女搭檔調侃。
「做夢吧你,討厭。」陳夢臉蛋微紅的白了他一眼,就沒見這傢伙正經過,
「就當我做夢成不?來,就快分開了,抱抱。」李歡瞧著她臉蛋上的那抹紅暈,心裡微蕩,這丫頭臉紅起來怪可愛的。
「你這人怎麼這樣?都什麼時候了還這麼厚臉皮?」瞧著嬉皮笑臉的李歡,陳夢有點想生氣又生不起來的感覺。
李歡笑了笑,厚臉皮的稱呼他一點都不介意,對美女,他有著超強的容忍之心。
擁抱是撈不著了,留給李歡的只有陳夢那窈窕的背影,還有那殘留的香風,李歡微微的搖了搖頭,轉過身,晃悠悠的向停泊在碼頭旁的核潛艇走去。
以前執行任務時,潛艇不是沒乘坐過,不過那都是普通型潛艇,這次居然乘坐這麼大的海下巨無霸,李歡還是第一次,今兒算是沾了軍方的光。
在一名海軍軍官的引領下,李歡進了一間艙房,艙內陳設簡單,一床一幾,看來是專門為他備下的艙房。
「009,出海這段時間你就住這裡,有什麼需要你只需要摁下床頭的按紐,可以從那裡通話。」陪同軍官指著床頭的綠色按扭說著。
「知道了,衛生間在哪?」李歡瞧了一眼艙房,沒有多餘的門。

高雄援交,高雄茶莊,高雄外約,高雄魚訊,高雄茶訊,阿杰茶報


「出艙門對面就是,對了,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,出海期間請你不要隨意走動,這是紀律,還請您遵守。」軍官很有禮貌,但語氣也是不容拒絕。
李歡點了點頭,表示理解,進了這先進的核潛艇,事關軍事祕密,的確不是自己能隨意溜躂的地方。
那名海軍軍官又簡單交代了幾句,然後行了個軍禮,很有禮貌的向李歡告辭離去。
休息艙內不大,幾眼就看了個透徹,左近無事,李歡躺靠在床上,剛躺下,就感覺到整個艇身有了動靜,核潛艇緩緩離開了碼頭……
干潛艇兵這一行,就要有超強的忍耐力,還要耐得住寂寞,下潛航行,特別是這種續航能力相當強的核潛艇,很少見光透氣,可以說是枯燥到極點,
身為特工的李歡,對這種煩悶的旅行倒沒有多少不適應,對他來說,有床就能打發日子,海下航行期間,除了吃喝拉撒,他基本就窩在床上睡覺,睡得昏天黑地,2年多的牢獄生涯,他就是這麼打發過來的,以至於那名時常過來親候他的那名海軍軍官,也不不佩服這傢伙的確能睡。
水下無日月,這艘搭載特殊旅客的核潛艇已經在水下連續航行一周多時間,李歡心裡清楚,到目的地時軍方的人會通知他,核潛艇內不能隨意走動,他的目的就一個,睡覺,繼續睡覺。
又過了幾日,躺在床上睡得正香的李歡聽到了敲艙門的聲音,睜開了有些惺忪的睡眼,聽聲音就知道時常來親候自己的那名海軍軍官,這名軍官每日至少來5趟,瞧一眼就走,沒有跟李歡有過多的交流,不過,李歡倒不討厭這名軍官,只要這名軍官出現,他少還能感覺到這艘核潛艇內還有大活人。
這時,艇身似乎沒了顫動,就連那惱人的驅動噪聲也靜止下來。
門開了,每日都能見上幾面的那名海軍軍官走了進來。
「……到了嗎?」李歡從床上坐起身子,瞧了瞧手錶,此刻應該是夜10點。
「到了。」海軍軍官的表情有點嚴肅。
「呵呵……你應該開心一點。」李歡站起身子,笑著說道:「將我這個特殊旅客送到位,你也算是圓滿完成任務了。」
海軍軍官微微笑了笑,沒有答話,這名特殊旅客的性格的確逗人愛,一周多的煩悶航行,他就老老實實的待在艙裡,從不給自己惹麻煩,有時候,他都有些不理解上級為什麼讓自己盯牢他。
「夥計,你是海軍陸戰隊的吧?」李歡漫不經心的突然問了一句。
那名軍官微微愣了愣,瞧了李歡一眼,並不回答。
軍人就是好,守口如瓶,李歡笑了笑,不再追問,早在這名軍官出現在他眼前的時候,李歡就從他的氣度上判斷出身份,冷俊的眼神,簡短明瞭的語氣,還有那黝黑的膚色,不用說,安排這種手底下有兩把刷子的人物來監管自己,看來上面對自己還是不大 李歡隨著那名海軍軍官走過長長的艙道,又下了兩道旋梯,走下旋梯,眼前的景象讓李歡愣了愣,只見20餘名穿著海軍禮服的持槍水兵列隊站立在旋梯兩側,軍容嚴整,水兵一側,還站著幾名海軍高級軍官,看軍銜,不是上校就是大校。
「敬禮!」一聲令下,20餘名水兵同時舉槍,行持槍禮,20餘名水兵動作整齊劃一。
與軍方合作就是不一樣,這可是海軍最高禮儀,李歡走過列隊向他致敬的水兵,身上的血液開始沸騰,這種待遇他可是從來沒有遇到過。
走近幾名高級軍官面前,其中一名大校向李歡伸出了手。
「009先生,這趟旅行感覺怎麼樣?」
「還好。」李歡微笑著跟那名大校握了握手。
「你的目的地已經到達,也希望你以後的旅途也愉快。」
「謝謝!」李歡禮貌的表示感謝,瞧了眼艙內另一端的筏門,那裡,還站著兩名水兵。
「打開發射艙。」大校發出了命令。
筏門一側的兩名水兵熟練的打開了筏門,拉出一塊圓形的管道,打開管道門,裡面光滑如鏡。
那名大校微笑著說道:「009先生,你就從這魚雷發射管道出去。」
李歡瞧了眼管道,管道內剛好能容一人躺下。
「等你出去後,你的裝備也從這個管道發射出去,請注意接收。」
李歡點了點頭,表示明白。
換好蛙人行頭,李歡躺在管道內,正要戴上氧氣面罩的時候,突然想起了什麼,歪著頭,對那名曾監管自己的海軍軍官笑著問道:「夥計,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嗎?」
那名海軍軍官嚴肅的表情有了絲笑意:「……張子文。」
「這名兒好,希望還有機會見面。」李歡向張子文招了招手,以示告別。
「保重。」張子文話不多,但目光有絲炙熱,向李歡行了個標準的軍禮

高雄援交,高雄茶莊,高雄外約,高雄魚訊,高雄茶訊,阿杰茶報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